遗爱小说网免费提供《塞上曲》第32章借腹生子全文完的免费阅读
遗爱小说网
遗爱小说网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侦探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笑话大全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邪意都市 艳福不浅 乡艳狂野 雪月风花 知青生活 三人同床 娇妻物语 过年打牌
遗爱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塞上曲  作者:ZYDZYD 书号:47672  时间:2021/3/26  字数:4877 
上一章   第32章 借腹生子(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原来是怜儿又给阿尔斯勒生下了次子戈穆,为了随军才不得已提前断了,估计是这些时跟顾景然爱时动了真情,才重新有了水。顾景然轻轻吻着睡的怜儿,叹了口气。他一见到怜儿是过分欣喜才蒙蔽了双眼,真当她是军了。

  后来回过神细想,怜儿这般模样哪里像是军营里低的营了,只是她当被带回来时确实光着身子被几个军官轮番污着,肚子里也装了浓,他以为是那些军官强她,再审问战俘却知道是每里有专门挑出的军人给那女人灌

  军中也不是没有娇养的军,周大将军的那个宝贝儿可不是个娇滴滴的小么。顾景然当年毅然辞官投身军营便是为了亲自救出怜儿,不然能为她报仇也是好的。

  只是王爷惜才,虽然将他调给周宁,却只给了个文官的官职,加上顾景然本是王爷跟前红人,周宁待他自是客气却并不心。

  顾景然是听说过虎狼骑里有个美貌的小,自是他心思不在上面,也没多打听。后来还是那因为内出卖被敌军掳走后,周大将军盛怒,率了援军去救。

  顾景然得知是攻往北陆后,连夜拜访了周宁,展示了自己铸造的火又说了自己从军的缘由,这才得了将军首肯,带他一同征战。

  只可惜周宁救回了小,他却得来了怜儿的失贞和死讯。那个小是虎狼骑里男人们的宝贝,玩归玩,照顾的却是极好的。

  顾景然见过那小几面却只是询问地牢里的事情,那名叫茉儿的轻声告诉他说,是见过一个如他描述的美貌女子为了护两个妹妹被男人污后带走了,但是她瞧那美人乖顺没准并未受罚也有可能是被养了起来呢。

  虽然那没有多说,但是北陆那些蛮子就算养了怜儿也是做奴的,东陆的女人是他们最爱玩的了,每每想到怜儿孤身一人在无数壮汉身下挣扎受辱,顾景然都会心痛到无法呼吸。

  而今看怜儿也是一副被娇养的模样,莫不是也同那一般是对男人们有情才甘心被玩,甚至产下私生女么?可是怜儿并未对那些俘虏有多担心,唯一挂念的却是那个女儿。

  这般纷纷的事情,因为她产后更是一团麻。顾景然猜得到她必然是又生了孩子才会产出水,而不是如一般因为服药的缘故,但是那个孩子在哪里?她为何肯,一再给别的男人生育孩子。

  昔日那些传闻道北陆大君新娶的阏氏是东陆的女子也唤云皇后,育有二子一女,深受宠爱却不见外人。又有说那云皇后荒的紧,要和壮汉媾和,甚至还去军营里让士兵们轮

  那时疑云密布,顾景然却是沉着子遣了心腹细细打探,也知道了北陆大君率军南下,幕僚们道是他因败仗恼火,顾景然低头吻着怜儿的长发心想若是那样才好,千万不要是我胡想的那般。

  正是心头着这事,顾景然才会有些反复无常。他每每抱住了怜儿见她娇怯美貌便是百般爱怜不够,觉察自己动情动心后,又想到这些年她跟北陆的男人苟合生了野种。

  自己却以为她香消玉损每每在梦中挣扎不休,于是着她反复讲着是如何跟其他男人偷情,如何被北陆的蛮子们轮,这样才能让自己因为心痛而清醒。

  他见怜儿睡了,才轻手轻脚起身出去。出了院子,却看见月儿一个人躺在花园的大石头上昏昏睡,他怕小姑娘受凉,又没见到铃儿,便打算俯身抱起了她想送回怜儿屋里。

  一靠近却闻得酒味,这才发现是小姑娘不知哪里找到了米酒,喝醉了才睡在这里。顾景然好气又好笑,只得抱了她回书房,叫部下去端碗解酒的汤来,却见月儿抓了他的衣领嘟囔道:“父王,你怎么才来。熙月和阿妈都好想你啊。”

  顾景然整个人如被雷劈中一般,震惊的无以复加。他坐下来,托了月儿的小脸急急问道:“你说你叫什么?”熙月只当他是阿尔斯勒,靠在他肩上嘟嘴道:“父王坏!连熙月也不认了。”

  顾景然将她脖上的长命锁拉了出来,见那熙月二字,几乎要落下泪来:“熙月,惜月,惜月啊,告诉我你生辰几何?”

  熙月说了声十岁就已经迷糊睡去,顾景然紧紧抱着她良久才哑声说道:“怜儿,你骗我好苦。我们的女儿竟是这么大了。”

  怜儿醒来已经是午膳时分,她睁眼便瞧见顾景然坐在尾怔怔看着自己,才奇怪了要开口却见熙月的长生锁在他的手里,不由得小脸一白,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顾景然见她醒了,便看着她闪烁的双眸靠近过来,整个人都覆在了怜儿上方,他的眼睛亮得惊人,低声问她:“月儿是谁的女儿?”

  “月,月儿是我的,唔…”男人低头吻住了她的嘴,绵了一番才松开,又问:“她的生父呢?她的生父是谁?”怜儿的小手摸上了顾景然的脸,认真看着眼前俊朗的男人,抬起头主动去吻他,把那句应答喂入他嘴里:“大人,她就是你的女儿啊。”

  男人的吻一下烈起来,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上来“为何不一早告诉我,为何瞒我这般久!”他声音带了怒意,望却格外强烈。撕了怜儿的衣裙,便去碾她的小,勾出了一汪霪水后,才整了进去。

  “啊…好深啊…大人得好深…奴家…奴家受不住…”怜儿勾着男人的脖子娇着,息了会才解释道:“大人,大人轻些…奴家不是故意的…恩啊,嗯…是,是见大人不喜奴家,怕也不认我的月儿…”

  顾景然咬着她的双口的汁咽了又问:“你是不是还给别人生了孽种,才有了水?”不等怜儿回答,他又问道:“如今我是该叫你云奴,还是云皇后?”

  怜儿大惊失,小亦紧紧绞住了顾景然的男,他便是知道了答案,猩红了双眼按着怜儿狠狠捅了起来:“果真是你,这些年你都在那蛮子身边,被他了这么久,还给他,给他生了两个儿子?”

  怜儿虽然被男人这么得极,却是感觉得到他心里的苦,只是抱紧了顾景然,任他在自己身上发着。

  待男人灌了气搂了她躺下,才小声说道:“怜儿,怜儿是真的没法子了。他知道奴家怀了月儿,便威胁奴家若,若不,当,当他的奴,就要落了胎儿,加上兰兰她们…奴家没有法子了,只能入宫当了奴。后来生了月儿,他又用兰兰肚子里的孩子威胁奴家,要怜儿给,给他生皇儿,怜儿,怜儿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兰兰?兰兰也有了孩子了?”顾景然从后面抱着怜儿,两人十指相扣着说着耳语。

  “嗯,奴家说她们是自己的妹子。兰,兰兰她让一个大官大了肚子。那,那人说,若是怜儿生了皇儿就封贵妃,兰兰嫁过去也好当填房,不然也就是个奴儿。奴家只得应了。兰兰如今已有了两个孩子了。”怜儿小声说着,只是忽略了兰兰如今在夫家跟奴无异的现状。

  “青青呢?”“青青还待嫁闺中,在宫里,照顾着,奴家新生的皇儿。”怜儿红着脸说道。“怜儿,你心里可有那个男人?”顾景然沉默良久开了口。怜儿却是急忙转过了头道:“怜儿真心爱的唯有顾郎一人。”“你心里可有他?”顾景然又重复了一遍:“他同你十年夫,你心里若不曾有他怎么愿意接连生下两个皇子?”

  “大君他…他…”怜儿也无法说她心里没有阿尔斯勒。虽然他百般折辱过自己,但是而今待她却是一片真心,因为要生育的缘故依旧需要男人的,但他已经越发不舍太多男人她了。

  现下都是他挑好了男人事先服下巫医的药后再与她合,为的就是调好身子后可以不需要男人平的灌,自然受孕。

  顾景然低头抵着她的额,不再多说抱了怜儿入睡了。他已经得知阿尔斯勒兵临城下,周宁私下递了信息,说是双方先派使臣商议,不愿再起硝烟了。

  此时阿尔斯勒已经打听到了怜儿的下落,得知她被镇安候看中了回房里,不由得脸色铁青。只是碍于大臣们议和的缘由也是合理,加之他们并不知道阏氏被俘,知情的亲信还是一再劝说大君冷静,他只得先忍耐下去。

  “戈穆怎么样了?”阿尔斯勒唯有问起幼子神色才好看一些。“依旧是乌恩其的王妃着小皇子,也就是她的水小皇子才肯喝。”因为怜儿要随军才给幼子断了

  但是小皇子哭闹不休地要喝,阿尔斯勒本寻了娘给他,奈何北陆女人的,小皇子一口也不肯喝。

  幸好那时乌恩其已经令秦雪莹受孕后生下一子,于是阿尔斯勒便硬是将那王妃接进宫去当娘,把北陆娘赏赐了下去。乌恩其虽恼大君让娇母,但见儿子也喝娘的水,又能笼络到皇子,便也不多言语。

  不过他知道宫里是个什么情形,所以雪莹入宫前便被扣上了贞带,他低头看着娇的双叹了口气,这么肥美的两个儿估计是保不住了,不过能护着娇的肚子不被人入野种也够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雪莹入宫做娘,因为水充沛,所以不光光是喂了小皇子,那些玩过皇后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她,只是打不开那贞带,只好捏她的瓣和允那双

  乌恩其便很快发现,娇入宫不过两个月,原本娇小粉头已经被男人们的嫣红肿大起来了,子和股也比过去大不少,还带了不少淡淡的手印。

  整个人倒是越发娇勾人起来,他每回进宫喂时,都见她格外饥渴,显然是被人拨又不得纾解,着实憋坏了。

  他们并不知前线的事情,但是见半月后大君只带了皇后回来,公主留做了质子在京城里,这样两国并没有再次开战却是约好了三年内北陆还要再送一位皇子前去换回公主。

  而东陆一样会用皇子换回如今送去北陆的公主。秦雪莹抱着小皇子看他胖嘟嘟的小手捧着自己的咕咚咕咚的喝着,她渡着步却看见皇后在自己宫中坐着偏脸瞧着窗外出神。

  她知道长公主是皇后的心头宝,竟然被当做了质子留在东陆,也不知道这个美人儿要多伤心。这般想着,却看见一个东陆打扮的男人从帘幕后出来,搂住了皇后,俯身便吻了上去。

  雪莹惊讶的睁大了眼,看着那人抱起了皇后往里面走,而皇后却是难得仰了脸上去同他吻着。

  那人,雪莹想了想,那人似乎是送了北陆公主来的使臣,大君为了那位公主还举行了狩猎,拔得头筹的也是那人,听那些人都叫他顾大人,连北陆的贵女们看了他也两眼发亮。

  雪莹眼波转,掩口一笑心道:还是我们阏氏厉害,已经将那俊郎收为裙下臣了,只可惜不知道这使臣能留多久,愿他好好同阏氏温存一番。

  如今大君的心思多在两位皇子身上,宫里宫外能沾得了阏氏身子的人倒是清减了不少,看来那巫医的药已经是渐渐起效,只可惜治不了。

  但凡皇后要生育子嗣,少不得要几个男人玩上段时才好。怜儿此刻跟顾景然在宫里的凤榻上绵做一处,她坐在男人身上扭着肢,两团上下跳动,男人受不住这惑撑起了身子含住一边允起来。

  怜儿不知道男人们到底商量了什么,但是月儿认了顾景然做义父,成为质子住在宫里自然有王爷的人照料。景然则借护送东陆公主的名义,跟随来了北陆,而他此行的目的却是要和怜儿生育下儿子作为质子带回东陆。

  因为怜儿生育不易,需要和多人合灌,在东陆实在不易完成,便只能回到北陆来。顾景然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是怜儿私下与多人偷情时常被灌入,恐怕也是不易怀上月儿的,便是默认了此事。

  阿尔斯勒固然恼怒顾景然的存在,但是无奈怜儿苦苦哀求,念及她终是留在自己身边的人,又养育了皇子,便是默许了顾景然的借腹生子,两人平里互不相<塞上曲>
上一章   塞上曲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学男生成长无下限的虚拟与堂嫂的旖旎一个滛贼引发我的嫂子叫夏重生之母女调特警英雌家庭竞赛游戏张无忌与黄衫同庥试试爱
遗爱小说网免费提供《塞上曲》第32章借腹生子全文完的免费阅读,塞上曲免费在线阅读,塞上曲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本站能给您的阅读带来安静与喜悦.塞上曲是ZYDZYD所著的一本情节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网友阅读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