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河小说网提供恶龙抢亲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爱河小说网
爱河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总裁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小说阅读榜 灵异小说 经典名著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好看的小说 紫玉仙女 出轨滛情 女娲娘娘 滛凄生涯 闺中密友 卻擒故纵 美凄地狱 女神女友 肥水自流 重生之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龙抢亲  作者:蓝月 书号:28169  时间:2017/7/3  字数:10854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这…”苏予婕实在不敢面对眼前的情况,这…这未免也太巧了吧!看着那黏黏稠稠的红粉,她真的无颜抬头见人。

  手中的冰糖葫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不仅整个黏在蓝琰濯的身上,还有往下滑的趋势,他身上那件上好的丝绸,就这么让冰糖葫芦给毁了。

  “小姐!”小青有些困难的拉着苏予婕的衣袖,看来这下真的惹祸了。

  “你无话可说吗?”蓝琰濯低下音调,不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我…我赔你银两。”

  她很清楚他的身上的衣着布料,不是一般人说赔就赔得起,但…但身为苏织纺的大小姐,她总不能闯了祸后,什么也不管的偷跑吧!

  “你赔得起吗?这可是天织纺的衣裳,一件上千两的喔!”他有些轻视她所说的话,更何况他真不相信她赔得起。

  “可以…府上在哪儿,我三天内叫小厮送去。”她有些困难的说道,恐怕回去之后爹爹可能会气死。

  “那可不行,我又不知道你的名?也不知道你住在哪?要是你三天反悔不送来怎么办?”他摇头拒绝她的提议。

  “那…那你到底要我们怎么赔?”理亏的是她,她只能忍气声的问。

  “这样好了,现在我的衣衫整个都脏了,少了逛街的兴致。而我又怕你说话不算话,那我们主仆两人只好亲自至府上取银两吧!”蓝琰濯合情合理的说道。

  “虽然我们不小心用脏了你的衣裳,但我们素不相识,你贸然的跟我回家,这不太好吧!”

  她才可没有那么笨,她可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带着男子回家,不是摆明的破坏自己的声誉吗?

  包何况,惹上他她已经感到很倒霉了,没有必要让他登堂入室吧!

  “但是,我的衣衫怎么办?”他皱着眉头看着他前衣裳,很不满意她的回答。

  “我说过了,你讲出你住哪儿,我会派人送银两过去。”苏予婕没有见过那么难的人,惹得她耐心渐渐的消逝,娇细的声音越来越高昂。

  “要是你跑了怎么办?”他好笑的看着她红通通的脸颊,看来她已经失去耐心了。

  “笑话,本姑娘是苏织纺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说跑就跑了。”她气恼的轻跺小脚气冲冲的说道。

  “苏织纺…原来你是苏老爷的千金啊!”在蓝琰濯身后的刘总管突然的出声,引得蓝琰濯挑眉看向他。

  “呃…你知道我爹爹啊?”她有些讶异的看着蓝琰濯身边的人,没有想到出来玩,还会遇上爹爹生意上的朋友,这下惨了!

  “我们…”

  他出口的话,遭到蓝琰濯的阻止。

  “刘总管跟苏老爷是旧识,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你,天下的事情还真是巧合多。”

  他有技巧的入刘总管的话,成功的让他们惊讶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一旁的刘总管也只能猛头点称是。

  “原来是爹的好朋友。”苏予婕有些放心的低喃着,随后又抬头向着刘总管,说道:“很抱歉!因为我们四处迁移的关系,所以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刚刚若有失礼的地方,请你原谅!”说完苏予婕不忘递上甜甜的笑容。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我们主仆两个登门拜访,小姐可否同意?”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算计。

  素来天织纺和苏织纺的合作关系长久,没有想到苏老爷有个那么有趣的女儿,看来他这一趟出门是抓到一个活宝了。

  “这当然没有问题。”她有些困难的点头。

  他们都摆明了是爹爹的朋友了,她可以拒绝吗?苏予婕在心中忿忿不平的想道。

  “那就请小姐带路吧!”他让出前方的路有礼貌的说道。

  “喔…好。”苏予婕不情不愿的向前带路。

  他认真的看着她略微僵硬的脚步,看来这个小妮子怒气未消。

  “对了!还没请问小姐闺名?”蓝琰濯一脸严肃的问,天晓得他心底已经笑过千百回了。

  “既然都知道是闺名了,怎么可以轻易告诉别人。”她要带他们回去就已经很大方了,还想要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休想!

  “喔…可是,你用脏了我的衣衫,要个名字不算过分吧!”提起她所犯的过错,他就不相信她仍然拒绝。

  “苏、予、婕!”这个委屈她记下了,下次她一定加倍要回来。

  “予婕,别生气嘛!”他知道她可是气到咬牙切齿,但是,为了他们将来和平相处,他可不希望每天都见到一个火爆佳人。

  “请称呼我为苏小姐,还有我没有在生气。”她才不要让他直接称呼她的闺名,他跟她可是有结下梁子的仇人。

  “是吗?可是我怎么见你的脚步越踩越重。”他凉凉的说道。

  “你看错了,本姑娘走路就这般,你要是不喜欢可以不要看。”她可没有强迫他盯着她的脚步看。

  “看来你不是很喜欢我。”

  他可以肯定答案是绝对的。不过,没有关系!他可是乐于挑战接受,总有一天她会喜欢他的。他可是很有把握。

  “我没有必要喜欢一个登徒子吧!”

  “登徒子?是你用脏了我的衣服,还说我是登徒子。”他略做惊讶的说道。

  “我…”她无话可说的看着前方,些微的良知又开始摇动。

  她是不应该说他是登徒子,但是他的衣服,也不是她故意要用脏的,他怎么可以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她身上。

  “算了!算我今天倒霉,遇到一个不讲道理的千金大小姐。”他仰头一叹无奈的说道。

  “谁说我不讲理的,我也说我会赔你啊。”她什么时候不讲道理了?她可是公私分明的耶。

  “少爷…”刘总乖拼着舌剑的两个人,心头总是上上下下不安极了。

  “什么事?”蓝琰濯看着身边的刘总管,看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犹豫。“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这…苏小姐毕竟还年轻,少爷就不要同她计较。”刘总管希望可以充当个和事佬,化解他们之间的斗争。

  虽然他们没有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要是惹恼了恶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多事。”蓝琰濯责怪般看了刘总管一眼,却不再多说什么。

  反正以后多的是时间,所以蓝琰濯干脆卖给刘总管一个面子。

  偌大的苏府大门耸立在他们的面前,蓝琰濯有些讶异的打量着苏府,看来他的认知似乎有些错误,他还以为他们只是一般平常人家。

  “苏织纺的老爷可是一路跟着天织纺,他们供应了天织纺部分的丝绢,虽然比不上宁心园的庞大,但在临安城来说,苏织纺可是占了不小的地位。”刘总管在蓝琰濯的耳边提醒着。

  “这么说,他们在临安城可以说是举足轻重喽!”

  他从来就没有主动去牵涉他旗下纤纺所合作的对象,最顶多也是各大城中的最大织纺他略知一二外,其他的都由各大城的总管负责管理。

  镑大城所有织纺的总管都是使用递换式,他们可以选择由织纺里头的人,推举出一个总管,也可以用传承的方式传给有能力的人,但恶龙山庄内最忌讳贪污,一旦被发觉,轻则永生被逐出恶龙山庄,重则失去性命。

  这条法则虽然严峻,却也为恶龙山庄省下不少麻烦,毕竟天下敢明目张胆和恶龙山庄作对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没有错,在临安城内苏织纺只差于宁心园而已。”

  临安城天织纺的总乖粕是他,从大到小的合作对象,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就算他们只有商讨时见面,但他相信苏老爷对于天织纺的人,都可以轻易的喊出名字。

  “这样…等一下你别多嘴了。”看来他的计划非得改一改不成。

  一路走到大厅的苏予婕,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主仆俩窃窃私语的慢走着,不有股怒意。

  “喂!你们在别人家中都是这样吗?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公开来说的?非得在后面鬼鬼祟祟的。”

  只见蓝琰濯一脸笑意的快走向前,啧啧称奇的开口道:“我们只是因为没有见过那么华丽万分的府第,所以才和刘总管私下称赞了一番,没有想到这样也会惹火小姐。”

  “你骗谁啊?现在是晚上,除了我们走的路上有些灯笼外,你还可以看得到什么?”她看了灯笼光芒外的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未免也太会胡扯了吧!

  “对我来说,看到一些些景致就够让我想象了,不知道这种府第住下来的滋味如何?”他有兴趣的看了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一脸不悦的佳人身上。

  “我爹爹不会陌生人住下,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帮你在客栈留个上房给你。”她才不理他呢!来到苏府想要住下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她就不信他有那个本领说服爹爹,让他住下。

  通常爹爹的客人都会住苏纤纺的楼阁,很少人会直接住在苏府,苏老爷也不喜欢在苏府留客人。

  “小姐,老爷说可以请他们进去。”小青在苏予婕的身后说道。

  “我知道了。”她面向小青低声的说道,随即转身看着他们,有风范的请他们入内。“你们请吧!”

  蓝琰濯一点都不忌讳她僵硬的表情,径自的走过她的身旁,看她气鼓鼓的模样,他还真想捏一把那水的脸颊。

  他轻笑一声,对自己的冲动不以为然,看来他今天似乎失常了。

  苞在他身旁的刘总管并没有注意到蓝琰濯的举动,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苏老爷的身上。

  苏老爷虽然不认识蓝琰濯,却一眼就认出刘总管,没有想到小青说要来拜访他的好朋友是天织纺的总管,他虽然惊讶,却连忙的站起来

  “刘总管,来来来……”

  他热络的请刘总管坐于上位,却没有想到刘总管迟迟不动的看着身边的少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苏老爷,我先向你介绍,他是北七省织纺的蓝总管。”刘总管按着蓝琰濯所要求的话,介绍他的身份。

  “北…北七省的织纺总管…”苏老爷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男子,实在无法相信他就是掌管北七省的纤纺总管,但刘总管应该不会骗他。

  “贸然来访,希望苏老爷不会见怪。”

  礼貌的向苏老爷点头,看来苏老爷很难相信他的身份,他可以理解这种情况,就像是他第一次遇见欧任佐,也不相信他会是一庄之主。

  “不!蓝总管能来是给我们苏织纺天大的面子,我怎么可能会见怪。”苏老爷高兴的说道。

  “出门在外,你就别称我什么蓝总管了,叫我琰濯吧。”

  除了恶龙山庄,很少人会知道恶龙护卫的真名,所以他也不用隐瞒的直接说出。

  “好!两位请坐。”他没有想到予婕带回来的人,都不是普通的人物。

  蓝琰濯入座之后,刘总管却仍然站在他的身边。

  “总管,你坐吧!”蓝琰濯一向不习惯有人在他的身边,尤其是直的站在他的眼前,所以出声要他到一边去坐。

  见刘总管坐到一旁的位子去,苏老爷随即又问:“两位远道而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我从京城而来,却没有想到临安城正在举办节庆,客栈内的房间也都被人订下了,而纤纺那又不方便我住下。所以,特别来向苏老爷商情,可否让我在这里小住几天?”他的态度十分的热切,一点都没有初认识的拘谨。

  “这…当然可以,随你想要住几天就住几天。”苏老爷有些诧异他们会到这里来借宿,不过,还是非常乐意让他住下来。

  “我反对!”苏予婕气冲冲的走入大厅内,没有想到她才跟着小青回房去换件衣裳后,来到大厅却听到爹爹的话。“爹,他这个人根本就是居心不良,你怎么可以轻易就让他住下。”

  “予婕,在客人面前,不许无礼!”苏老爷轻斥责着。

  “本来就是了,他们先是无赖的跟着我回家,现在又要住我们这儿,他们的居心可想而知啊!”她一点都不退缩的说道。

  “予婕…”苏老爷有些头痛的看着她,又为难的看向蓝琰濯。

  “无妨!看来令千金对我有些误会,不过我相信这是可以化解的。”他有些无奈的向着苏老爷说道。

  “谁跟你有误会来着,你明明是说要上门取银两的。”她不顾是不是会被苏老爷责备,她就是不希望他住下来。

  “取银两…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苏老爷实在无法联想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什么事!这一些都是误会,而苏老爷可以让我们住下,我想取银两赔偿的事情,就算了吧!”

  再怎么样,他也曾经历过一番风雨,不可能为了她一些话,而了他的全盘棋局。

  “赔偿?予婕,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说过,不准惹祸的吗?”苏老爷板着脸看着一脸心虚的苏予婕。

  “我…我没有闯祸,会用脏他的衣裳也是意外呀!”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总是有办法让众人以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意外…这…”顺着苏予婕心虚的眼神,苏老爷看到蓝琰濯身上的那一抹不自然的粉红色,他也明白为什么苏予婕会这般心虚,毕竟他身上的衣裳,不是一、二十两赔得起,而是一、二千两啊!

  “我说过了!既然苏老爷都大方的让我住下了,我又怎么可能跟你计较赔偿的问题呢?”他笑笑的看着苏予婕,丝毫不在意身上的脏污。

  他想她现在一定甘于赔钱,也不愿让他住下吧!

  “予婕,还不向琰濯赔不是。”他真拿他这个调皮的女娃儿没法子,幸好遇到了蓝琰濯这个不计较的人。

  “爹…”她不服的喊着,恼怒的瞪着蓝琰濯。

  “苏老爷别麻烦了!就说是误会了,既然误会解开了,就没什么谁是谁非了。”他这可是为她找台阶下,而且也为了他们后的相处铺路。

  “难得你有这度量,原谅了小女的无礼。”

  “爹…你怎么可以…怎么…”他怎么可以因为他的片面之词,就说定她是没礼貌的人,而且还感谢他,这未免…他太是非不分了吧!

  “予婕,人家琰濯都可以原谅你,怎么你还是这般娇蛮、不说理。”

  平时她也不是那么难说理的人,怎么就是对蓝琰濯特别的蛮横,苏老爷不解的摇摇头。

  “没有关系,可能是她还无法接受吧!”蓝琰濯不在意的摆着手,要苏老爷也别在意那么多。

  “让你见笑了!予婕她就是这个性子,还希望你不见怪。”苏老爷越看他越觉得顺眼,如果将他和予婕两个配成姻缘,应该也不失为一番佳话。

  “怎么会呢?予婕她天真、活泼,是个难脑粕贵的女子,苏老爷就别担心了。”他可是看清了苏老爷眼中的意图。

  不过,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排斥,还有股期待。

  “好好好…”苏老爷抚着颊边的胡须,若有所思的点头。

  “你…你不要以为你称赞了几句,我就会原谅你。”苏予婕满脸通红的嚷嚷着,在场却没有任何人在意她的话。

  蓝琰濯也只是挑眉带着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你在这里住的这几天,就住在东侧吧!”苏老爷经过一番考虑的结果,就决定让他住在靠苏予婕最近的楼宇。

  “我反对!爹…他是客人…怎么可以住在东侧啊!”她急急的向苏老爷提醒道。

  “我这几天纤纺还有事情要忙暂时离不开身,所以无法好好的招待你,希望你见谅。”苏老爷笑笑的看着蓝琰濯,他已经想象着几个月后,他亲自为自己的女儿披上新嫁衣的样子。

  “苏老爷一个人要忙织纺,我怎么好意思硬要你陪着我。”他也不希望有一个老爷陪东陪西的,那多无趣啊!

  “我一个人是无法分身照顾你,不过,我相信予婕会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你的。”他不忘了将苏予婕带到他的眼前。

  他可是用心良苦的为他们制造机会,再来就要看他们年轻人自己的造化了。

  “爹…”她不满的瞪着他,要她招待他去玩,想都别想!

  “你可是主人,怎么可以怠慢客人。”苏老爷低声的斥责着警告她,他的心意已决,不容改变。

  “那这几天就烦请予婕小姐款待。”

  他怎么会不清楚苏老爷的想法,只是他所制造的是不是机会,那就要看看他们有没有缘分了,他洒的想着。

  一旁的刘总管担心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向来随心所、不喜拘束的蓝护卫,处人处事都会带着旁人看不透的不经心,如今却一改常态,对苏家的事情有了兴致,实在令他不解。

  再加上苏老爷的一厢情愿,这…他要如何安心回去天织纺。

  “那苏老爷认识你吗?”他可不希望他的计划因为彼此的熟悉而破坏。

  “认识,我们每一季都会商讨临安城内的丝绸花样,所以大家彼此都熟悉。”

  就算他们只有商讨时见面,但他相信苏老爷对于天织纺的人,都可以轻易的喊出名字。

  “这样…等一下你别多嘴了。”看来他的计划非得改一改不成。

  一路走到大厅的苏予婕,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主仆俩窃窃私语的慢走着,不有股怒意。

  “喂!你们在别人家中都是这样吗?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公开来说的?非得在后面鬼鬼祟祟的。”

  只见蓝琰濯一脸笑意的快走向前,啧啧称奇的开口道:“我们只是因为没有见过那么华丽万分的府第,所以才和刘总管私下称赞了一番,没有想到这样也会惹火小姐。”

  “你骗谁啊?现在是晚上,除了我们走的路上有些灯笼外,你还可以看得到什么?”她看了灯笼光芒外的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未免也太会胡扯了吧!

  “对我来说,看到一些些景致就够让我想象了,不知道这种府第住下来的滋味如何?”他有兴趣的看了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一脸不悦的佳人身上。

  “我爹爹不会陌生人住下,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帮你在客栈留个上房给你。”她才不理他呢!来到苏府想要住下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她就不信他有那个本领说服爹爹,让他住下。

  通常爹爹的客人都会住苏纤纺的楼阁,很少人会直接住在苏府,苏老爷也不喜欢在苏府留客人。

  “小姐,老爷说可以请他们进去。”小青在苏予婕的身后说道。

  “我知道了。”她面向小青低声的说道,随即转身看着他们,有风范的请他们入内。“你们请吧!”

  蓝琰濯一点都不忌讳她僵硬的表情,径自的走过她的身旁,看她气鼓鼓的模样,他还真想捏一把那水的脸颊。

  他轻笑一声,对自己的冲动不以为然,看来他今天似乎失常了。

  苞在他身旁的刘总管并没有注意到蓝琰濯的举动,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苏老爷的身上。

  苏老爷虽然不认识蓝琰濯,却一眼就认出刘总管,没有想到小青说要来拜访他的好朋友是天织纺的总管,他虽然惊讶,却连忙的站起来

  “刘总管,来来来……”

  他热络的请刘总管坐于上位,却没有想到刘总管迟迟不动的看着身边的少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苏老爷,我先向你介绍,他是北七省织纺的蓝总管。”刘总管按着蓝琰濯所要求的话,介绍他的身份。

  “北…北七省的织纺总管…”苏老爷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男子,实在无法相信他就是掌管北七省的纤纺总管,但刘总管应该不会骗他。

  “贸然来访,希望苏老爷不会见怪。”

  礼貌的向苏老爷点头,看来苏老爷很难相信他的身份,他可以理解这种情况,就像是他第一次遇见欧任佐,也不相信他会是一庄之主。

  “不!蓝总管能来是给我们苏织纺天大的面子,我怎么可能会见怪。”苏老爷高兴的说道。

  “出门在外,你就别称我什么蓝总管了,叫我琰濯吧。”

  除了恶龙山庄,很少人会知道恶龙护卫的真名,所以他也不用隐瞒的直接说出。

  “好!两位请坐。”他没有想到予婕带回来的人,都不是普通的人物。

  蓝琰濯入座之后,刘总管却仍然站在他的身边。

  “总管,你坐吧!”蓝琰濯一向不习惯有人在他的身边,尤其是直的站在他的眼前,所以出声要他到一边去坐。

  见刘总管坐到一旁的位子去,苏老爷随即又问:“两位远道而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我从京城而来,却没有想到临安城正在举办节庆,客栈内的房间也都被人订下了,而纤纺那又不方便我住下。所以,特别来向苏老爷商情,可否让我在这里小住几天?”他的态度十分的热切,一点都没有初认识的拘谨。

  “这…当然可以,随你想要住几天就住几天。”苏老爷有些诧异他们会到这里来借宿,不过,还是非常乐意让他住下来。

  “我反对!”苏予婕气冲冲的走入大厅内,没有想到她才跟着小青回房去换件衣裳后,来到大厅却听到爹爹的话。“爹,他这个人根本就是居心不良,你怎么可以轻易就让他住下。”

  “予婕,在客人面前,不许无礼!”苏老爷轻斥责着。

  “本来就是了,他们先是无赖的跟着我回家,现在又要住我们这儿,他们的居心可想而知啊!”她一点都不退缩的说道。

  “予婕…”苏老爷有些头痛的看着她,又为难的看向蓝琰濯。

  “无妨!看来令千金对我有些误会,不过我相信这是可以化解的。”他有些无奈的向着苏老爷说道。

  “谁跟你有误会来着,你明明是说要上门取银两的。”她不顾是不是会被苏老爷责备,她就是不希望他住下来。

  “取银两…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苏老爷实在无法联想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什么事!这一些都是误会,而苏老爷可以让我们住下,我想取银两赔偿的事情,就算了吧!”

  再怎么样,他也曾经历过一番风雨,不可能为了她一些话,而了他的全盘棋局。

  “赔偿?予婕,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说过,不准惹祸的吗?”苏老爷板着脸看着一脸心虚的苏予婕。

  “我…我没有闯祸,会用脏他的衣裳也是意外呀!”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总是有办法让众人以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意外…这…”顺着苏予婕心虚的眼神,苏老爷看到蓝琰濯身上的那一抹不自然的粉红色,他也明白为什么苏予婕会这般心虚,毕竟他身上的衣裳,不是一、二十两赔得起,而是一、二千两啊!

  “我说过了!既然苏老爷都大方的让我住下了,我又怎么可能跟你计较赔偿的问题呢?”他笑笑的看着苏予婕,丝毫不在意身上的脏污。

  他想她现在一定甘于赔钱,也不愿让他住下吧!

  “予婕,还不向琰濯赔不是。”他真拿他这个调皮的女娃儿没法子,幸好遇到了蓝琰濯这个不计较的人。

  “爹…”她不服的喊着,恼怒的瞪着蓝琰濯。

  “苏老爷别麻烦了!就说是误会了,既然误会解开了,就没什么谁是谁非了。”他这可是为她找台阶下,而且也为了他们后的相处铺路。

  “难得你有这度量,原谅了小女的无礼。”

  “爹…你怎么可以…怎么…”他怎么可以因为他的片面之词,就说定她是没礼貌的人,而且还感谢他,这未免…他太是非不分了吧!

  “予婕,人家琰濯都可以原谅你,怎么你还是这般娇蛮、不说理。”

  平时她也不是那么难说理的人,怎么就是对蓝琰濯特别的蛮横,苏老爷不解的摇摇头。

  “没有关系,可能是她还无法接受吧!”蓝琰濯不在意的摆着手,要苏老爷也别在意那么多。

  “让你见笑了!予婕她就是这个性子,还希望你不见怪。”苏老爷越看他越觉得顺眼,如果将他和予婕两个配成姻缘,应该也不失为一番佳话。

  “怎么会呢?予婕她天真、活泼,是个难脑粕贵的女子,苏老爷就别担心了。”他可是看清了苏老爷眼中的意图。

  不过,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排斥,还有股期待。

  “好好好…”苏老爷抚着颊边的胡须,若有所思的点头。

  “你…你不要以为你称赞了几句,我就会原谅你。”苏予婕满脸通红的嚷嚷着,在场却没有任何人在意她的话。

  蓝琰濯也只是挑眉带着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你在这里住的这几天,就住在东侧吧!”苏老爷经过一番考虑的结果,就决定让他住在靠苏予婕最近的楼宇。

  “我反对!爹…他是客人…怎么可以住在东侧啊!”她急急的向苏老爷提醒道。

  “我这几天纤纺还有事情要忙暂时离不开身,所以无法好好的招待你,希望你见谅。”苏老爷笑笑的看着蓝琰濯,他已经想象着几个月后,他亲自为自己的女儿披上新嫁衣的样子。

  “苏老爷一个人要忙织纺,我怎么好意思硬要你陪着我。”他也不希望有一个老爷陪东陪西的,那多无趣啊!

  “我一个人是无法分身照顾你,不过,我相信予婕会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你的。”他不忘了将苏予婕带到他的眼前。

  他可是用心良苦的为他们制造机会,再来就要看他们年轻人自己的造化了。

  “爹…”她不满的瞪着他,要她招待他去玩,想都别想!

  “你可是主人,怎么可以怠慢客人。”苏老爷低声的斥责着警告她,他的心意已决,不容改变。

  “那这几天就烦请予婕小姐款待。”

  他怎么会不清楚苏老爷的想法,只是他所制造的是不是机会,那就要看看他们有没有缘分了,他洒的想着。

  一旁的刘总管担心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向来随心所、不喜拘束的蓝护卫,处人处事都会带着旁人看不透的不经心,如今却一改常态,对苏家的事情有了兴致,实在令他不解。

  再加上苏老爷的一厢情愿,这…他要如何安心回去天织纺。  wWW.eaIXs.cOm 
上一章   恶龙抢亲   下一章 ( → )
相公,抱一下算计爱情一起逃过的日变身情狼巧窃郎心天使与主人莫让蝴蝶飞去最爱寒衣沾雪桑语柔情问潭意同
遗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恶龙抢亲》的免费阅读,恶龙抢亲免费在线阅读,恶龙抢亲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本站能给您的阅读带来安静与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