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爱小说网免费提供《却下水晶帘》第八章的免费阅读
遗爱小说网
遗爱小说网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侦探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笑话大全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邪意都市 艳福不浅 乡艳狂野 雪月风花 知青生活 三人同床 娇妻物语 过年打牌
遗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却下水晶帘  作者:阿蛮 书号:11463  时间:2013-1-20  字数:13363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约莫过了三十分钟,岳小含倏地睁开眼睛,冷得直打颤。放眼望去,四周一片漆黑,一阵阵硫磺味扑鼻而来。

  哀了抚手臂,她茫然问道:“这是哪里?”

  她注意到他已换上了长、运动鞋和厚外套,脖子上挂着一份袋装地图和指南针,正在检视手电筒的电力,光线照亮他形状美好的胡髭,直的鼻子在脸上映出长长的鼻影。

  他猛然熄灯,在黑暗混沌中,简略地说:“冷水坑。”然后递了一套衣服给她。

  “大了点,但很保暖,换上吧!”

  她一语不发地将长套在百褶裙下,穿上大衣后便步下车。站定后,过长的脚让她看来滑稽得像个小丑。她玩兴一起,蹲下身让裙摆遮住膝盖,学武大郎绕着他走了一圈。不一会儿她又学京剧里的青衣舞起水袖,摇曳着款摆生姿的娇躯,甚至还含羞睇地拋了一个媚眼给屠昶毅。

  屠昶毅被她的行为惹得发笑,趁她绕到自己左手侧时,及时揽住她的肩头,强迫她稳住身子,然后半疼爱、半谴责地说:“小八婆,正经点,留些体力好爬七星山。”说着为她戴上连衣头罩,体贴地在领围处系了一个活结,然后蹲下身子帮她卷起两节管以便她行走。

  他这些小动作看来微不足道,却让岳小含倍感窝心,心底不由得漾起一圈微妙的涟漪,不服从的态度也悄悄降到最低点。

  “你放心,我不会爬输你的,老山羊。”

  “是吗?”他兴味盎然的抬高脚,将慢跑鞋抵在车股上,弯身系紧鞋带,一边提醒:“爬山可是山羊与生俱来的天赋哦!”她紧盯着他豪犷却不失优雅的举止,纳闷为什么一个单纯的系鞋带动作会让她心猿意马。她发誓,他的十指会放电,尤其是昨天…突然,她注意到他鹰眼微微病捌穑Ф鹊卮蛄孔潘?br>
  她清了清喉咙。“我只说不会爬输你,又没说会赢你。”

  于是,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地上了石阶,一路上,他不时回头查看她的情况。

  岳小含很讶异他竟然能在短时间内装备齐全地在夜里健行,她猛然发现这个人很有组织概念,也难得迷糊,他一切的行动都是深思后才施行。不像她,老是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反而没他跑得远。再说,平常她虽然疯疯癫癫的,却决计不会在晚上来爬山。但是他就会,难得疯狂的正常人一旦发癫起来,那种震撼力是会教人刮目相看的。

  因为她边走路边想事情,走得不甚稳当,除了小石子把她的手掌磨得渗血外,她还踩错阶差点滑下石坡,因此他懊恼地发出通牒:“小姐!你一心别二用好吗?专心走路,别想东想西。手给我!”

  她毫无异议的将手递进他厚实的大手中,一股热从她的掌心传送至四肢百骸。她再次发誓,他真的会放电。还有,她好喜欢这种温温麻麻的感觉,尤其是在这种冷谧、黑沉的环境中。

  他在黑暗中的牵引似乎象征某种承诺…安全、呵护与值得信赖,好似狂风骇里屹立不摇的灯塔之于离航的船,或如永恒长驻中天的北辰之于途的人﹔而她,彷徨多时的岳小含累了,只想乖顺地依从他的指引。仿佛怕他弃她离去,她的手自动反扣住他的,五个指腹紧得几乎陷进他的肌肤。他跨着坚定的步履,默默承担她的依托。

  由于天暗路不明,他们花了一个半小时才走上观测站,从观测站住左望去,可以远眺金山和基隆外海,幽冥的海与星辰怖的天空被隐约渔火昼出一道弧形的地平线,黑黝的海岸偶尔出现一长排幽渺的灰白花。

  可惜刺骨的风呼啸地从四面八方刮来,像无数调皮的小精灵恣意拉扯她的头发,本来柔顺的发丝现在却利得跟钢丝一般,刮得她脸好痛,她忙往他的腋下钻去,好挡开恼人的风。

  屠昶毅不介意为她遮风,只是为了免去她的反感,他采取被动的配合,建议道:“你不是要看星星吗?我们找个风小的地方窝一下吧。”说完他掉头走下木阶,她则顺从地尾随其后。

  他在一颗大石后找到不错的观景点,让她坐在风小的地方,自己则又走了两、三步才坐下,刻意和她保持段距离。

  岳小含曲起双腿,下巴顶着膝盖,遥望天际。

  他暗地观察她仰望星星的寂寞侧影,低声问:“星星好看吗?”

  她小声的说:“以前爸爸总是喜欢跟我谈星星,他说星星就好象是人的愿望,而人太贪婪,愿望也太多,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楚。那时我才七岁,听不懂爸爸的话。他死的时候我才八岁大,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他的死讯。你知道吗?接受残酷的事实是我们岳家的传统家教。”

  “因为他已入了美国籍,美国方面的科学单位只让我们看一眼他的遗体,就以科学机密为由拒绝我们领回。那时的我虽然伤心,但仍能接受他的离去,可是随着年纪愈长,反而愈不相信他已走了。我常常梦到他来看我,跟我说他没死,只是被人冷冻了,要我去接他回来。我曾试着跟和妈妈说,她们都以一种容忍的眼光看着我,并要我别胡思想。我也宁愿相信那是梦,因为那样可以减少许多人的困扰,不过我很清楚,在我心底深处永远都会有这个疙瘩存在。”

  “除了你母亲、外,你跟其它人谈过这件事吗?”

  “嗯,还有我妹妹,但她年纪还很轻,我妈不许我去混淆她。不过,她也说她梦到过爸爸。”说到这儿,她脸上有丝兴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我爸也许真的没有死。因为我老妹是在我爸临死前受孕的,而她从来没见过他的面。”

  “你老妹有可能是听了你的话,翻了你爸的照片后,所产生的心理投现象。”他不想浇她冷水,但单用安慰给她一缕希望于事无补。

  “我老妈也是这么说。”她沮丧的说,然后打开矿泉水,仰头灌入喉咙。

  “但我相信灵魂不灭的说法。不管他是留在人间还是已死去,都不能改变你和他之间的联系。你只要知道他爱你,希望你好好过日子,就够了。”

  她犹豫的看着他,嗫嚅道:“你曾经失去过挚爱的人吗?”

  “譬如?”

  “谁都行,亲人、宠物,或者是…”她忸怩好半天才问出口:“爱人?”

  他深深地斜瞥了她一眼,暗忖,莫非她对他这个“欧吉桑”起了兴趣?

  不论如何,这总算是个开始。他点点头。“有,它叫妮,我十七岁那年,它惨死在车轮下。”

  岳小含眼底浮起一抹同情。“你一定好爱她,她是你的初恋情人吧。”

  “初恋情人?才不是,它是个母狗。”他的口气不怎么好,不过那是因为他正憋着笑。

  “她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恨她?”岳小含以为他口气差是因为他太在乎妮了,因此很想知道这个妮在他心中的分量。

  “它什么都没做。”说完,他头一撇,自袋子中拿出一个饭团,拆开包装纸,囫囿地往嘴里送。

  “我不相信,她一定做了让你伤透心的事。”她一口咬定,随即遽下结论。“你是不是因为对她念念不忘,进而心灰意冷,最后受不了没有她的日子,才在三年前辞去令人称羡的职务?”

  屠昶毅没为她大胆离谱的假设饭,却差点被口中的食物噎着,他猛地一咳,用力抡拳击,大吼:“我吃饭时,别讲笑话好吗?会噎死人的。”

  “你不说真心话,噎死活该!”她嗔道,然后挪身到他身边,像只大眼圆睁的小青蛙般蹲踞其侧,倏地掰开他的大手,夺走饭团。

  屠昶毅没跟她抢,只是用食指将她凌乱的短发顺至她耳后,提醒她“喂,口下留情,留点给我。”

  她扮个鬼脸,对他吐吐舌。“你一口就了二分之一,剩下的是我的。”她张嘴一连啃了三下,子诩是。

  蟒蛇岂能象?屠昶毅无奈地摇头大叹“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吃相像啥吗?”

  “要饭的?”她挑眉假笑。

  他虚伪地冲着她笑“才不是,连乞丐都比你斯文,还会懂得看人点头。你刚刚的行径和一只蹲踞在荷叶上、下一斤蚊蝇的贪婪青蛙没两样。”

  “那是因为我饿啊!吃饭皇帝大,你有没有听过?”她盘腿坐在地上,从装食物的袋子中拿起一包巧克力,撕开包装纸,一口接一口的吃着。

  “袋子里多的是食物,你饿,也犯不着抢我的。”

  屠昶毅的口气并不严厉,但岳小含恶作剧的兴致全没了。

  “小气鬼喝凉水!人家好心问你问题,你推三阻四不肯答。只不过吃你一点饭团,你就跟人家凶,说我吃相难看像青蚌。屠昶毅,你去死啦!我咒你八世长不出胡子,时时刻刻得着两个水球走路,然后每月还得固定活受七天罪!”她一古脑地将所有不而出。

  “你别兴文字狱啊!我并没有说你像青蛙…”他慢调斯理的解释倏地被她打断。

  “我并不鄙视要饭的,但你的确说我的吃相不如乞丐。”岳小含偏要跟他计较。

  “我没有,我是说你的吃相不如乞丐斯文,这两个意思差得远了。”屠昶毅和颜悦地解释。

  岳小含冷哼一声,翘起下巴,啄起小嘴,拒绝跟他说话。

  他掩嘴偷笑,讨好的说:“好吧,锦衣卫小姐,算我屠小人词拙、遣词不当,不小心开错了玩笑,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这回。”

  她眼波一转,嗔道:“算你识相!但是那个妮到底对你做了什么?”绕了半天,她还是不肯善罢甘休。

  “我说过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不听我的话跑到路上,我还来不及去救他,已被车辗死了。”

  “那不是她的错啊!一定是你不会说话,惹她生气。”她口里有着责难。

  他又拿出一个饭团,咬一口,漫不经心的说:“我不是已经承认我天生词拙了吗?”

  她伸手又要抢饭团,但被他闪开了。

  “你现在放马后炮有什么用!她死得已经够冤枉了,你还批评她是母狗。”

  屠昶毅再也受不了,决定跟她说明白,免得误会愈闹愈大。“你可真会想岔。‘她’的确是一只母狗…一只调皮、贪玩又爱撒娇的科卡,喔!它还结扎过,至少兽医是这么跟保证的。你从头到尾只说对了一件事…我的确不会说话,尤其是跟狗交谈。再来,它死的时候我十七岁,即使伤心得要死,也不会等到那么久才发作?咸欤∧憔鼓馨讶昵暗氖潞褪哪昵暗墓烦对谝豢椤!?br>
  岳小含尴尬的笑了笑,不敢相信她竟被他戏了!

  “妮真的是只母科卡?”

  “林旺真的是一只公大象?”他学着她可怜兮兮的腔调反问,但她给他一记白眼,这让他呵呵笑了起来。

  她蹙眉问道:“笑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有张可爱又消稽的卡通脸?”他不答反问。

  她呆愣住了,半晌才有反应“什么!我是卡通脸!这算什么话?指桑骂槐,还是借机损人?”

  “哎哎哎!你才十九…”

  “二十。”她咬牙更正他的错误。“我二十岁!”

  昨天之前她会竭尽所能的躲避成长的事实,但在屠昶毅的面前,她不甘心被他矮化,尤其是在年龄上。

  “好!小姐,你才二十,思想却如此灰暗。我不过是说出我所看到的事实。说你卡通脸,是因为你的表情丰富有趣,可没掺杂丝毫贬抑。”

  此刻岳小含觉得“卡通脸”这一词该离她远一点才是,毕竟她不再是个小女孩,而这结果还是他一手造成的。但从昨至现在,他连一句赞美的话都没吭过,足以显示她缺乏令男人心悸与渴望的女特质。

  她不<却下水晶帘>
上一章   却下水晶帘   下一章 ( → )
魔鬼的月光舞狼王的异族情风挣惹爱恋念星辰黑猫绅士黑猫浪子流光溢彩南领镇麟王专宠格格偷心女贼
遗爱小说网免费提供《却下水晶帘》第八章的免费阅读,却下水晶帘免费在线阅读,却下水晶帘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本站能给您的阅读带来安静与喜悦.却下水晶帘是阿蛮所著的一本情节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网友阅读品鉴。